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李奧 | 5th Dec 2009 | 一般 | (288 Reads)

某個週末路與兒子過銅鑼灣鬧市, 剛好看到有跆拳道表演。 本來跆拳道表演不外踢踢腳、打打套拳及碎碎板之類, 但這個表演卻是由一位教練帶领著一群智障的學員進行的。

同學們跟着教練的指示, 有條不紊地進行各項表演。短短的十來二十分鐘的表演, 看到跆拳道的精神, 如何帶給這群年青自尊和自信,使他們的生命也能發光發熱

遵守紀律, 向來是兒子需要加強的地方。希望他看到身體有缺陷的人也做得到的事, 他也能做到並且應該做得更好。


道袍、黑帶、獎杯後面, 原來還可以有更高的意義和追求!

謹此向那位教練致敬。

 (閱讀全文)

李奧 | 30th Sep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166 Reads)

昨晚那一集「超級巨聲」,十二歲小妹妹趙展彤終於被淘汰了。令人聽得不是味兒的是評判之一的雷仲德那句「玩夠啦! 番去讀書啦!」的專業意見。

老實說, 展彤唱歌的技巧和感情投入和其他參賽者的距離有目共,但小小年紀可以如此從容地在台上表現, 肯定令人眼前一亮。這一亮, 也許是她被選入圍的原因。

「超級巨聲」作為一個以一群席席無名的參賽者為主角的節目,極需要能夠引起觀眾注意及談論的話題,而展彤當時以十一歲之齡帶來的眼前一亮便順理成章成為話題。

傳媒報導,展彤的爸爸喜歡唱歌, 因此也盡力栽培展彤唱歌和參加比賽,展彤令人眼前一亮的後面, 背負了她和她爸爸的多少期望。

然而, 個人覺得「超級巨聲」不是一個歌唱比賽, 它其實更像一套劇集。每集要營造高潮, 以博取收視和向廣告客户交待。展彤的角色就是當其他參賽者還是面目模糊時帶出高潮。

但隨著這套劇集的發展, 大家更關心趙增熹到底有沒有給何晶晶歌唱、駱胤鳴和余沛深有沒有拍拖。展彤帶來的高潮過了,終於在昨晚的一集, 完成她的戲份。

可惜的是,展彤或許不知道自己只不過在參演一套劇集, 小小年紀沒有盡力配合, 倔強的眼神還期望復活戰可以捲土重來。

說真的, 假如昨晚她在台上哭得死去活來, 假如因此引起大量觀眾同情心投票支持她, 那時編導便會想辦法讓她繼續演下去。

我不知道展彤參加「超級巨聲」的信念和價值是甚麼, 但假如昨晚的「賽果」對展彤的信念和價值有負面的影響, 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的地方。

原來, 自己以為努力練習的唱歌技巧, 一次又一次的在淘汰賽中勝出,在專業評判眼中只是「玩夠啦! 番去讀書啦!

那努力是為了甚麼? 比賽又是為了甚麼? 驘是因為做了甚麼? 輸又因為做了甚麼?

能否製造出真正的「超級巨聲」只是綽頭,但可否不要叫孩子太沉重!


李奧 | 15th Sep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65 Reads)

今天下班後參加了Institute of Executive Coaching (http://www.iecoaching.com) 的介紹會。準6:45到,還是要等到7:00過後才開始。

主持的Chip先用Speed Dating的方法要參加者互相介紹, ice breaking的效果不錯。然後玩了一個”thumb up and point” 的遊戲, 在輕鬆的氣氛下說明了”Know” ”Do”的關係。

根據Chip所講, Executive Coaching 是幫executives bridge the knowing and the doing gap如何做法, 根據The Performance Formula (p = P – i), 就是把影響PotentialInterferences拿走, 使performance得以提高。

Executive Coaching Life Coaching的分別在於前者要處理雇用機構、當事人和Coach的三者關係,而有時改變是雇用機構而非當事人所要求的,因此有著不同的挑戰牲。

個人覺得Executive Coaching 較合大企業的口味,但缺乏了真正能夠改變行為的技巧。


李奧 | 29th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83 Reads)

NLP Practitioner的課程於昨天完成了,回想這兩個月來八天的課, 真像走了一趟奇妙的旅程。怎樣看我也不像情緒有問題的人, 原來情緒受到壓抑已經是個問題。久遺了的情緒, 終於在最後一課的時間線練習中與我重逢。此刻, 我知道怎樣面對自己和接受自己。

這八天的課程太精采了, 我由一個雙手交叉胸前的旁觀者, 變成每個Pattern都躍躍欲試的求知者。慶幸是找對了老師, Mandy老師的言談舉止, 就知道甚麼是真正的NLP。她有着最棒的狀態管理, 課堂上的每一秒鐘她都是百份百的投入狀態,卻來得不慍不火;她對同學的內心世界, 有百分百的尊重,對處理情緒問題,拿捏得極之準確, 示範的一幕幕情景, 依然瀝瀝在目。

每天營營役役,「夢想」對我來說, 是一個幾乎已忘記了的東西。Mandy老師提醒了原來自己還有「夢想」,還可以追尋「夢想」。

課堂上信誓旦旦的自我承諾, 我一定可以做到,因為我相信「只要出於善意, 任何人也願意和我溝通」這個信念。

感謝Mandy老師的帶領, 讓我認識自己、接受自己、欣賞自己。也感謝班上的各位同學, 在你/妳們身上我學到太多了。

現在, 我以一個更身心合一的自己,踏上更精采的Master課程之旅!

Picture

Picture

李奧 | 27th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67 Reads)

每天上班的路上,巴士必經過紅棉道的聖約翰座堂。教堂前總站着兩女一男, 向在巴士站下車的乘客派發免費報紙。

兩位女士派的是中文報紙。她們機械式地向途人遞上報紙, 熟練得連對方的眼神也不須接觸, 報紙已在途人手上, 手法乾淨俐落。反而有時看到她們被猛烈的陽光曬得連五官都皺起來的面容,心裡也彷彿感受到她們的辛苦。可幸中文報紙取閱的人多, 有時巴士經過得晚了, 她們的報紙已經派光,人也不見了。

派英文報紙的, 是位個子小, 理平頭裝的中年男士。他向路過的人腼腆地報以一笑, 再遞上報紙。儘管英文報紙並非人人受惠,這一笑卻從不吝嗇,人人有份。英文報紙去得慢,派的時間比較長,但男士並不偏心,遲來的途人跟早來的途人都獲贈同樣的笑容。我相信當場並沒有他們的上司在監察他們的工作過程。就算有, 微笑地遞上報紙亦未必是一個派報紙的KPI

為甚麼同樣的工作, 工作者會有不同的情緒和行為?儘管我們可以有各種不同的猜測和解釋,但我相信那位男士眼中的世界跟女士眼的並不一樣,引發出不一樣的行為。這種不一樣我們可以簡單稱之為敬業樂業。但更深層, 男士的微笑後面必然有更深的意義和信念,這個意義, 卻可能只是把工資給兒子買個吃的, 兒子臉上天真的笑容這個畫面。

為甚麼我們就不能像他一樣, 無論做甚麼工作, 每天都帶着笑容, 去迎接每個經過我們生命中的途人?


李奧 | 23rd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64 Reads)

昨天回家路上, 乘坐的的士差點撞到一個以為司機必定看到他及必定會停下來讓他的路人。路人雖然沒有被撞倒, 卻對司機破口大駡, 隔着玻璃窗也可清楚看見他的口形在說怎麼。那一刻, 不期然回想起年多前的一件事。

那一天, 和老婆在小巴站排家等小巴, 後面來了一個五十來歲、口啃着香烟的肥叔叔。本能反應, 我和老婆都掩着鼻子, 不想吸肥叔叔的二手烟。忽然發覺身旁烟霧濔漫,回頭一望,原來肥叔叔在更起勁地抽烟。我頓時怒火中燒, 怒目相向, 怎料肥叔叔抽得更狠, 並把烟噴向我面上。

010, 我當時絕對是10分想打他! 打輸是沒有可能的,但回心一想,打傷了他雖然「攞番彩」, 但傷人是刑事罪, 後果嚴重, 就算到時道歉希望被徹銷起訴, 一樣是「冇彩攞」。於是, 惟有當「時運高,睇唔到」,忍! 為了這件事好一段日子也未能釋懷。

一直到了上Mandy的課說出這件事, Mandy以她助人戒烟的經驗說出另一番看法。很多吸烟的人其實也討厭自己吸烟的行為, 自我形象低落。有些人會把這種自己討厭自己的感覺投射到別人身上,所以儘管我們只是掩着鼻子, 對肥叔叔來說其實是厭惡他的表現, 因此他才反應這麼大。 

這件事上我學會了兩件事: 一是要了解別人的內心世界,不要單純對別人的行為作出反應;二是我們的回應只是根據我們地圖的事實, 而非真正的事實。

當然, 那位冒失(或冒險)的路人, 在破口大罵的士司機時, 其實有可能是在厭惡自己的魯莽行為。


李奧 | 17th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129 Reads)

友人Shirley告知台灣有個組織叫「圓桌教育基金會」, 提倡一套讓人能做到好好使用自己,好好改善群我關係的學說。這個學說看似包含了NLP的原素, 卻不盡相同。網站沒有提供創辨人的背景資料,但我懷疑此君曾學習過NLP, 甚至是個發証導師。

細看之下, 原來這是一套「漢化」了的方法論。當中加入了成功致富、為人父母等課題,亦有靜心觀照等禪味較重的內容。中國人對「治療」這個詞語比較抗距, 應為自己沒有生病,為甚麼要治療。同時對「催眠」認識亦不多,怕被催眠後被騙去提款卡密碼怎麽辨? 因此把內容調整一下,加了些較合口味的課題, 可能更容易被接受。

NLP本來就是一套引導的方法, 容許各人以自己的方法去感受和演譯。假如NLP是要以這種方法走進中國人的社會, 這也無可口非。但自己卻喜歡原汁原味的東西,不過想深一層,NLP不也是從不同的溝通、催眠及治療等知識組合而成的嗎?


李奧 | 16th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167 Reads)

NLP這個學派裡面, 模倣了家庭治療大師Virginia Satir的時間線治療法 (Timeline Therapy)。通過找尋問題的根源, 幫助當事人釋放負面情緒、消除限制性决定及焦慮感, 使其正面地走向未來。

在課堂的練習和身邊人物的經歷中, 發現很多人的負面情緒, 往往起沿於成長階段的重要情緒事件(Significant Emotional Experience),而這些事件大多和父母的關係有關。例如 小時候常被父母荷責,成長後可能缺乏自信及自我價值較低。這些負面情緒如果不被處理, 當事人可能不自覺地做出負面的行為,在時間線的現在和將來走下去,成為成功的障礙。

我慶幸在兒子四歲時接觸到NLP, 了解到父母負面的行為可能對子女造成的傷害及對將來的影響, 並時刻引以為戒。以往聽過一些講座, 說甚Positive Parenting之類都不甚了了,現在終於明白了背後的重要信息。

願天下的父母都多對孩子正面的鼓勵, 避免對他們的心靈造成負面的創傷。給孩子正面的能量, 才是父母給孩子最寶貴的禮物。


李奧 | 9th Jul 2009 | NLP之人生旅程 | (54 Reads)

 記得在浸會唸書時, HRMEva Lee老師說過, 能不能幹出一番事業, 要看有沒有找對了行業、找對了地點、找對了公司、找對了部門、找對了上司及找對了職位。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轉眼間二十寒暑,走到了今天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地步。工作是有了, 事業則愧不敢當, 套用一個日本發明的Term, 只是一個Salary Man

這個年頭在I.T.行業玩的是賤物鬥窮人的遊戲,玩的是掙扎求存(尤其中年人)的遊戲, 玩的是Up or Out的遊戲, 玩的是Musical Chair的遊戲。沒有一個I.T.人可以肯定他/她明年有工, 四十才以上的每天上班更如履薄冰!

這人生的下半埸該如何打下, 是近年午夜夢迴反覆思量的問題 (後來才知道我是活在時間線未來的人, 永遠是想將來的)。或者換種說法, 我這行業、地點、公司、部門、上司及職位的組合對嗎? 如果對, 為甚麼還有擔心和憂慮? 如果不對, 那下一步該怎麼走? 還有修正的機會嗎? 又或者, 自己知道有甚麽要修正嗎?

小時侯看過一部外語配音電視劇, 名字好像是「夢幻成真」。每集的故事都是一些人帶着一些夢想來到由一個智者和他的侏儒助手經營的夢幻島, 結果發現他們夢魅以求的並非最渴望擁有的, 最渴望擁有的往往是巳經擁有卻從未察覺的東西!

想到這部電視劇, 或許是也想到夢幻島走一趟, 看看智者可否幫忙夢想成真, 至少也幫手Verify一下我的夢想是否我想要的東西。

數個月前, 打聽到原來真有夢幻島這個地方, 但它不叫夢幻島這麼老土, 它有一個英文名叫Neuro Linguistics Programming或簡稱NLP。抱着半信半疑, 找到了老婆舊同事強烈推介的夢幻島智者Mandy Chai, 就此, 我在200969日上午十時, 踏足夢幻島, 展開了我的奇妙旅程...


李奧 | 4th May 2009 | 一般 | (47 Reads)

很久沒有更新這個部落格了,連登入的賬號和密碼都忘記了...

泰拳的課還是有上, 卻欠了些新鮮有趣的人和事... 

差還是有出, 卻抖擻不起拜訪道舘的精神..

今天偶然執筆, 可能又再從新上路。 

 

 


Next